<sub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sub>

      <address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address>
        <form id="zvhhf"><th id="zvhhf"><th id="zvhhf"></th></th></form>
        <form id="zvhhf"><th id="zvhhf"><progress id="zvhhf"></progress></th></form>
        ?
         
        作者:楊高 寧謹 來源:《國科大》 發布時間:2022/6/25 10:31:48
        選擇字號:
        劉政安研究員:把成果寫在大地上

         

        編者按:

        有的人的人生很快,一杯咖啡、一次外賣、當日達的快遞;有的人的人生卻很慢,37年至今與牡丹相伴。他就是中國科學院大學(以下簡稱“國科大”)研究生導師、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以下簡稱“科院植物所”)研究員劉政安。如今,劉政安已經將牡丹編進書中、“寫”在高原、栽在祖國大好河山,牡丹的故事也在言傳身教中迭代、傳承。

        攝影/甘涵臣 部分圖片由劉政安提供

        “劉師傅,您早!”清晨,國家植物園、科院植物所園務管理人員給早已來到牡丹園多時的劉政安打了聲招呼。國家植物園揭牌后,來訪的游客明顯多了起來。對游客來說,逛植物園、賞牡丹是情趣;對劉政安來說,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睡’了一夜,早上的牡丹狀態更好、更精神!”

        當天上午,一位游客照相時不小心碰斷了一枝牡丹。知道劉政安愛花,園區同事趕忙把殘枝給他送來。經過幾番修整,花枝搖身一變,成了一件傳統插花作品。

        終身事業 素履以往

        身為國家級非遺“傳統插花”首批傳承人,劉政安的插花技術十分了得。同樣了得的,還有他與牡丹一生的情緣。

        劉政安的故鄉河南洛陽,自古以來就有“千年帝都、牡丹花城”的美名。早在唐宋時期,洛陽就已經具備系統的牡丹栽花技藝。一時間,“花開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劉政安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1985年以來,他先后在洛陽市郊區農林局與洛陽市花木公司任職。那時,出于對牡丹的喜愛,他一有空就查找有關資料,還騎著自行車,將全洛陽的牡丹調查了個遍。盡管很辛苦,但劉政安覺得,那是他出國研修前最快樂的時光。

        1990年,劉政安作為研修生,被農業部派遣至日本靜岡學習鮮切花技術。研修的這段時光,開闊了劉政安的視野,也給他帶來極大的震撼:“原以為我們洛陽牡丹甲天下,到了國外才知道,原來洛陽只能算眾多牡丹居所中的一個。”當即,收集天下牡丹并引回國內的愿望,便在劉政安心中落了根。自那以后,他為100多個日本和歐美的牡丹品種牽線搭橋,豐富了國內牡丹的品種資源。

        在我國,牡丹的自然花期一般在4月中下旬,花期短而集中。洛陽貴為牡丹花城,但牡丹開花時間受環境氣候因素影響較大,總是不盡如人意。牡丹花期的問題一直縈繞在劉政安心中。早在上世紀80年代,他就對這個問題有過研究,并獲得了河南省科技成果獎。但劉政安并不滿足,因為他有一個“異想天開”的愿望:讓牡丹在春夏秋冬都能開花。

        帶著研究牡丹四季花期調控的目標,1997年,34歲的劉政安再赴海外,來到日本第一大牡丹產區學習。最終,他在2003年拿到農學博士學位,2004年結束博士后生涯,并來到科院植物所繼續他的牡丹研究。“博士畢業的時候,我已經40歲了,但我沒有半點猶豫,碩士、博士這么多年就是為牡丹花期調控這點事兒。如今我可以自信地說,我們已經能夠使牡丹花隨人意,四季常開了,武則天當年的愿望(隆冬賞牡丹),我們實現了。”劉政安說。

        插完花,劉政安欣賞了一會兒,又一拍腦袋,笑了起來:“之前拿回來的花苗還沒種呢!”他拿起袋里的花苗,扛起鋤頭,向外面快步走去。他的背影恰如一生辛勞的老農民,又像農村里不服輸的“老學究”,知文通理,卻堅持腳踏實地走在田間地頭。透亮的老花鏡、樸素的舊背心、開裂的老皮鞋,無一不述說著“老學究”對這片土地無盡的熱愛。

        “他看到有苗子,就會習慣性地拿回來種上。”劉政安的同事,國科大研究生導師、科院植物所研究員舒慶艷介紹。在舒慶艷眼中,劉政安37年來始終如一堅持牡丹的研究,是“一本牡丹活字典”。

        劉政安自己也有一本字典,是一本密密麻麻貼滿標簽的牡丹古詩詞、古漢語字典。幾十年來,他已不滿足從世界各地搜集牡丹——他還要回溯歷史,從古籍、古詩詞中發現那些從人們視野中“消失”的牡丹,并帶到人們眼前。

        牡丹園里“別有洞天”

        展覽、介紹、研究和利用自然界豐富的植物資源,是植物園的基本任務。國家植物園“揭牌升級”后,兼具科學研究、科普教育、園林園藝、文化休閑等功能。劉政安說:“品種資源的豐富與否,是植物園‘地位’的一個考量標準。”多年以來,國家植物園、科院植物所不斷豐富著資源圃中的牡丹品類,園區里展示的國內外各色牡丹美不勝收。2016年,國家植物園牡丹資源圃(即劉政安支持建設的原科院植物所北京植物園牡丹資源圃)已被中國花卉協會認定為國家牡丹種質資源庫。

        每年花開時節,園內都會舉辦牡丹科技文化展等活動。“牡丹是我國十大傳統名花之一,觀賞價值高,有豐富的花型和花色,在視覺上給人很強的沖擊力。”劉政安介紹。把牡丹品種資源收集、評價與利用作為主要研究方向的他,很樂意向游客們一遍遍講述他早已爛熟于心的牡丹故事。“牡丹渾身都是寶。”說起牡丹的用途,他如數家珍,“它的根可以入藥、籽可以榨油,葉片、花瓣、花粉和種子中也富含有益成分。”

        國家植物園牡丹科技文化展廳中琳瑯滿目擺放的各種物品,就是對牡丹渾身是寶的很好詮釋。經過多年積累,劉政安團隊已和國內多家企業合作研發出牡丹籽油、牡丹花茶、牡丹面膜精油等產品。這其中,牡丹籽油當屬重點。

        資料顯示,牡丹籽油富含一種名為α-亞麻酸的營養物質,它是人體必需的脂肪酸,可以維持大腦和神經相關功能,對人體健康起著較為重要的作用。但是,α-亞麻酸不能由人體自身合成,必須從食物中獲取。所以,開發富含α-亞麻酸的油用牡丹資源具有重要的應用價值。

        油用牡丹產業是近些年的新興產業,但苦于沒有好的牡丹品種支撐產業發展。在研究人員的努力下,科院植物所已培育出30多個優秀的牡丹新品系。牡丹自帶的“花油兼用”屬性,使得油用產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促進和帶動了觀賞牡丹的發展。

        “擁有資源,才擁有未來。”劉政安喜歡稱牡丹為我國特有的民族資源植物。“我們要做的,是尋找好的木本油料資源植物,配合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構建國家牡丹資源保護利用體系,彌補當前油料資源的匱乏,服務國家糧油安全。”國家植物園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它可以引領各種植物資源的收集、保育、評價和利用。他希望,在發展油用牡丹產業的同時,也能充分挖掘牡丹的文化和科技價值,并帶領團隊研發出結合生產、觀光、科研、科普為一體的可持續性發展模式。

        讓學生在地里“長”知識

        在同事舒慶艷眼中,劉政安專業水平沒得說;在學生教育方面,她對劉政安也是贊不絕口。“劉老師人很好!”說“很好”時,舒慶艷特意加重了語氣,“他對待學生,就像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樣。”

        2016年,佟寧寧本科畢業,園藝專業的他,出于對花卉的熱愛,加入劉政安團隊。自那時起,佟寧寧已和課題組、和牡丹一起度過6年時光。

        因為各牡丹種植基地大多在外地,野外調查是佟寧寧的“必修課”。每年4月,牡丹進入開花期,他們就需要去調查牡丹的株高、冠幅、花部特征等表型性狀。而到了七八月,牡丹結實后,他們會再次出發,調查果實的產量,并采集樣本回實驗室進行后續研究。

        2019年7月底,又到了采集牡丹種子的時候,劉政安和佟寧寧一道前往河南、山東等地調查“光伏+油用牡丹”實驗基地的牡丹籽產量。那時,劉政安感染了帶狀皰疹病毒。“當時在高鐵上,劉老師坐立難安、滿頭虛汗。”佟寧寧回憶。

        雖然一路疼痛煎熬,但等下地見到了牡丹,劉政安立刻“痊愈”了。剪枝、裝袋,這套動作,劉政安駕輕就熟。觀測一朵朵花、采下一個個果實,野外調查來不得半點含糊。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學生們詮釋對牡丹的熱愛,對研究的執著。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劉政安在進行中國古牡丹資源的調查工作時,和牡丹屢屢有所“感應”。“可能這就是牡丹對我的眷顧吧。”劉政安笑著說。其實,這份“眷顧”,是他熟悉、熱愛牡丹的最好體現。熟悉牡丹的習性、熟悉牡丹的生存環境,在野外調查時,就會產生“這片區域大概率有牡丹”的篤定。

        曾經,在河南省調查牡丹品種‘鳳丹’時,坐在車里的劉政安遠遠看到偏僻的農家院中有一株花,便趕忙讓司機擇機停車。一陣焦心的等待過后,他終于如愿見到了‘鳳丹’的“老祖宗”。“身邊人經常說我:眼里全是牡丹,要和牡丹過一輩子哩!”劉政安笑著說。

        每年新生進組,在課題選擇前,劉政安會先和學生聊聊他們感興趣的方向。學習新知識、完成科研任務的過程可能是曲折的,但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劉政安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調動學生的積極性,讓他們在前進的路上“輕松”一些。

        在辦公室,劉政安寡言少語;但在田間地頭,他卻用豐富的經驗,使學生對所做研究的認知不斷清晰。在每個牡丹開花期的清晨,他穿著沾著泥土、裂著口子的鞋來到地里,開始當天的“農活兒”。在人群中,劉政安的“農民形象”并不出眾;走進田里,他與牡丹融為一體;他正是用這份“干一行、愛一行”的態度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學生。

        把成果寫在大地上

        牡丹,對年近花甲的劉政安來說,是日常、是愛好,更是終身事業。

        回想當年,劉政安與同事們歷經多年努力,研發了牡丹促成與抑制栽培技術,實現了牡丹花期的有效調控,并解決了牡丹一年四季及同株連續二次開花的難題。2006年,劉政安又開始關注牡丹油用的可能。5年后,菏澤申報的牡丹籽油被原衛生部批準為新資源食品,劉政安也從那時起,正式開始油用牡丹的研究。幾年間,油用牡丹產業快速發展,油用牡丹栽培面積從2011年的不足50萬畝,發展到2017年的約1000萬畝,穩步提高了相應地區農民的收入。

        2017年7月底,劉政安參加了在河南省召開的“全國油用牡丹產業發展及精準扶貧現場會”?,F場會上,劉政安團隊與企業共同培育的400畝油用牡丹,實測畝產種子約300公斤。評價委員一致認為“油用牡丹高產、穩產、優質、栽培模式低成本”,該成果已達當時行業領先水平。

        如今,牡丹不僅在觀賞、資源利用等方面大放光彩,在美麗中國和鄉村振興等重大社會民生項目上也有所應用。

        牡丹半喜陰,可以與光伏產業相結合。在高原種植油用牡丹,不但帶來了經濟效益,也促進了當地水資源涵養與水土保持工作,因而具有較高的生態效益。

        陜西省榆林市佳縣,是令劉政安印象深刻的一個地方。佳縣地處黃土高原,降水量小、蒸發量大、水土流失較嚴重。劉政安為油用牡丹“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項目在此落地付出了巨大的艱辛。2017年4月,劉政安帶著當時還是碩士一年級的佟寧寧來到佳縣。第一次到現場,佟寧寧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當時,黃土高原上什么綠色植物都沒有,只有牡丹開了一片,特別壯觀。”佟寧寧回憶。在中國科學院“美麗中國”先導A類項目子課題的支持下,劉政安在黃土高原上種植了2000多畝油用牡丹,總結出了一套黃土高原油用牡丹的種植模式,還被聘為榆林市經濟轉型發展顧問。

        2020年2月,榆林市佳縣順利實現脫貧摘帽。“這幾年,我們油用牡丹的種植面積越來越大,佳縣的面貌也越來越好。”看著實驗基地及周邊的變化,佟寧寧很高興,“我們也和牡丹一起,為鄉村振興、脫貧攻堅作了一點貢獻。”

        劉政安的書架上,壘著一摞筆記本,那是他每個月積累下來的“讀書筆記”。筆記本上整整齊齊地謄抄著一句句詩詞及注解。書中自有“牡丹情”,空閑的時候,他會翻翻古籍,看看詩詞,做做筆記。閱讀詩詞古書,劉政安就像在遨游“世外‘花’源”,閱遍古人筆下牡丹,體悟自古以來的“人花情緣”,尋找著牡丹花道的演進脈絡。

        今天,古書中的“世外花源”,正映照現實。原本古代帝王尊享的“富貴花”,已逐步走進尋常百姓家,走進山間,走上高原,成為“美麗中國”大地上五彩斑斕的美景和財富。(原標題:劉政安:將牡丹種在人生里 作者系國科大記者團成員)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江門中微子實驗探測器主結構安裝完成 這種導電聚合物可讓光線扭曲
        塔里木盆地順北油氣田再獲“千噸井” 人工智能發現100萬年前人類用火的證據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日韩英一区不卡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