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sub>

      <address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address>
        <form id="zvhhf"><th id="zvhhf"><th id="zvhhf"></th></th></form>
        <form id="zvhhf"><th id="zvhhf"><progress id="zvhhf"></progress></th></form>
        ?
         
        作者:陳俊宇 尚馳 來源:工人日報 發布時間:2022/6/27 10:21:54
        選擇字號:
        與長五系列火箭相伴20多年,總設計師李東已把它刻進心里
        那顆“摸一摸火箭”的好奇心始終未變

         

        李東帶領團隊將長征五號、長征五號B兩型火箭從一張白紙變成了“托舉”探月、探火、空間站在軌建造任務的“主力箭”,結束了我國沒有大型火箭的歷史。他把每一次發射都當作首飛,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騰飛,鋪就中國通往航天強國的道路。

        在長征五號系列運載火箭(簡稱“長五系列火箭”)總設計師李東的辦公室里,大大小小的長五系列火箭模型在辦公桌、落地窗旁、櫥窗里靜靜矗立。

        “工作累了抬頭看看它們,就像看到了自己數十年的航天歲月。”自1992年進入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李東與長五系列火箭相伴了20余載。

        這些年來,他帶領團隊將長征五號、長征五號B兩型火箭從一張白紙變成了“托舉”探月、探火、空間站在軌建造任務的“主力箭”,結束了我國沒有大型火箭的歷史。

        今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李東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從好奇少年到火箭專家

        李東與航天結緣,既有巧合,又仿佛命中注定。

        少年時,李東總愛仰望星空,閃爍的群星讓他心生好奇。直到在《人民畫報》上看到長征三號火箭,他對航天有了最初的向往:“我要考和航天有關的大學,沒準將來就能摸一摸火箭呢。”

        他如愿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那年,機緣巧合,李東看到了長征三號火箭實物,決定為了夢想再努力一次,更靠近火箭一點。隨后,他考上了火箭院自培研究生,成為運載火箭與航天工程技術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龍樂豪的學生。

        畢業后,他留在火箭院工作,開啟了與火箭相伴的日子。

        2005年,李東被任命為長五火箭總設計師,彼時,還不到40歲的他躊躇滿志:“運載火箭的能力有多大,中國航天的舞臺就有多大,我們需要一枚新型大推力火箭來結束中國沒有大型火箭的歷史!”

        實現大型火箭的突破是幾代航天人的夢想,前路困難重重,但李東和研制團隊下定決心:拼一把,沒有路那就蹚出一條路!

        240多項創新造“巨箭”

        “在長五系列火箭研制過程中最難忘的事是什么?”“哪項技術的攻克過程最難?”面對這樣的問題,李東每次都是思考幾秒,然后說:“每一項都很難,每一次抉擇都關系重大。”

        是啊,太多了。剛立項的長五火箭就像一張白紙,不知道從哪兒下筆、怎么走筆?;鸺睆綇?.35米跨越到5米,運載能力成倍提升,但研制過程并不是簡單地放大、累加,必須采用大量全新的技術闖關。

        李東率領團隊突破了240多項核心關鍵技術,采用新技術比例達到90%以上,遠超新型火箭新技術比例不得超過30%的國際慣例,研制工作量是以往火箭的近5倍,這也意味著風險成倍增加,“保成功”的壓力越來越大。

        如期完成研制任務的底線沒有留給李東慢慢抉擇的時間。關鍵技術能否突破、新技術能否真正做到吃透、飛行風險是否辨識全面并控制有效……午夜夢回,這些問題盤旋在他心頭。緊張到無法入睡的夜晚,李東一遍遍梳理思路,尋找更好的突破口、做最經得住推敲的抉擇。

        不但要及時抉擇,還得做出經得起歷史考驗的抉擇。李東說:“總設計師從來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我之所以能快速、準確做出評判,來源于團隊的分析和反饋。”

        2016年11月3日,長五火箭首飛成功。十年磨一“箭”,李東終于率領團隊擎起了“巨箭”。

        908天終獲涅槃重生

        在長五系列火箭研制團隊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如果發射成功了,只能高興兩個小時;如果發射失利了,就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

        2017年7月2日,長五遙二火箭發射失利,研制團隊期盼成功的熱切心情隨著直線下墜的火箭一起墜入冰窖。

        跨過了研制、創新的一道道坎,歸零、復飛的難題擺在型號總指揮和總設計師面前。

        但是這個過程又談何容易?造成發射失利的“元兇”躲在層層迷霧之后,研制團隊在黑暗中蹚了無數條路,卻一次次發現都是死胡同。

        那段時間,盡快完成排故和復飛像巨石一樣壓在研制團隊成員胸口。無論是深夜還是凌晨,只要任務需要,總指揮王玨和李東總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電腦和手機上的消息都第一時間回復。

        在黑暗中苦熬了908天,2019年12月27日,長五遙三火箭復飛成功!

        李東和研制團隊把心血都傾注在長五系列火箭這個“孩子”身上,卻忽視了自己的孩子。李東曾說:“多年后,當孩子們問起我在那些缺席他們成長的日子里都做了什么時,希望我的回答和回憶不止有愧疚和遺憾。”

        或許,長五系列火箭一次次成功騰飛,就是李東給他們的答案。

        把每一次發射當作首飛

        聊起自己總是一兩句帶過的李東,說起整個研制團隊卻滔滔不絕,“團隊”兩個字被頻繁提及:誰為了任務推遲了婚禮,誰是最年輕的指揮員……這些,他都一清二楚。

        在團隊成員眼中,李東是一個冷靜的人,首飛成功那晚,所有人都很激動,他很平靜;失利那晚,很多人掉下眼淚,他也很平靜。

        李東對技術追求完美,這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團隊。“一個方案,不但要知道它為什么可行,還要知道它的邊界”“一項技術,不但要知其所以然,還要知道它的前世今生”……整個團隊都對技術精益求精。

        在李東眼中,研制團隊有直面困難的勇氣、戰勝困難的能力和干事創業的激情。他說,不是自己的風格影響了團隊,而是這個團隊過硬的作風,成就了長五系列火箭,也成就了自己。

        與長五系列火箭相伴20多年,多少青絲變華發,李東少年時那顆“摸一摸火箭”的好奇心卻始終未變。

        “每一次發射都是全新開始,也是檢驗整個火箭研制過程是否合格的最后一關。”李東要帶領團隊用一發又一發的成功,鋪就中國通往航天強國的道路。“對于我們來說,火箭發射1次成功不叫成功,10次成功也不叫成功,只有始終懷著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態,把每一次發射都當作首飛、把研制過程的每一步都走踏實,才能取得真正的成功。”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江門中微子實驗探測器主結構安裝完成 這種導電聚合物可讓光線扭曲
        塔里木盆地順北油氣田再獲“千噸井” 人工智能發現100萬年前人類用火的證據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日韩英一区不卡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