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sub>

      <address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address>
        <form id="zvhhf"><th id="zvhhf"><th id="zvhhf"></th></th></form>
        <form id="zvhhf"><th id="zvhhf"><progress id="zvhhf"></progress></th></form>
        ?
         
        作者:吳月輝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22/6/27 11:29:10
        選擇字號:
        “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總工程師姜鵬——
        越是有難度,越要試一試

         

        2009年,31歲的博士畢業生姜鵬拎著行李,來到貴州省平塘縣一個名叫大窩凼(音dàng,意為塘、水坑)的喀斯特洼地。那時,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接下來的10多年里,自己有一大半的時間會在這里度過。

        在大窩凼,姜鵬和同伴們參與、見證了全球最大最靈敏的單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中國天眼”的建設和運行。也是在大窩凼,姜鵬從一名還有些懵懂的助理工程師,成長為“運籌帷幄”的“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總工程師。

        建設“中國天眼”,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2009年,姜鵬博士一畢業,就加入了國家天文臺的“中國天眼”團隊。令他頗感意外的是,剛去單位報道的第一天,就被車拉到了北京密云。

        “到那兒后,我們的任務就是抬著近500公斤的反射面板,從東邊往西邊。”姜鵬笑著告訴記者,“當時大家心里直犯嘀咕,我們以后不會就干這個吧?”

        在密云抬完反射面板沒多久,這群新人就被拉到了幾千公里之外的貴州大窩凼。姜鵬清楚地記得,汽車從貴陽機場開了四五個小時,一路顛簸,最后在一個小工棚前停了下來。司機師傅告訴他們,這就是“中國天眼”的臺址了。

        地處深山、人煙稀少、交通不便,沒有電、上不了網……眼前的這個地方幾乎與現代文明隔絕。姜鵬和同事們都倍感失落、迷茫,甚至還有人懷疑:這個項目“會不會是忽悠人的”。

        的確,“中國天眼”計劃一度曾被認為是個大膽到瘋狂的計劃。上世紀90年代初,當南仁東先生提出這個設想時,幾乎所有業內專家都不看好??趶匠^國內既有的望遠鏡一個數量級,工程要求是國家標準的20倍以上,施工位置在僻遠的山坳坳里——無論地質條件、技術條件還是工程造價,在當時的中國都難以達到。

        “一個500米跨度的望遠鏡,控制精度卻要達到2毫米,到底怎么實現?”短暫的失落過后,面對南仁東布置的難題,姜鵬反復琢磨,還是決定“跳進這個大坑”。

        “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歡挑戰難題的人,越是有難度的事情,我越是想要試一試。”姜鵬對記者說。

        工程建設啟動后,困難遠比想象的多。

        “中國天眼”建設初期,使用的是地表水,住的是活動板房。板房里潮濕、陰冷,沒有空調也沒有暖氣;被子濕得都能擰出水來,很多人只要住上幾天,就會起滿身疹子。而且,活動板房還不隔音,夜深了有人打呼嚕、講話,隔著板壁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大家最怕的是感冒生病,一感冒,病情就會反反復復,持續很久才能好。”姜鵬說。

        生活上的艱苦忍一忍就過去了,最難克服的是技術攻關。

        “中國天眼”的設計、建設史無前例,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如何設計、如何實現,建成之后如何調試和使用……所有難題都只能靠自己解決。

        姜鵬坦陳:“這比我們一般認知的工程項目難太多了,很多事情都沒把握。”

        此時,初到大窩凼時的迷茫又縈繞于心。“那時的我們不知道能否解決這些問題,不知道能否建成,不知道建成后能否調試成功,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不知道水有多深、能不能過去。”

        憑借著執著與堅毅,他們攻克一道又一道難關

        沒有現成的答案,只有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不同于世界上已有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中國天眼”的“視網膜”——球型反射面,是一張由6670根鋼索編制的索網,它需要在球面和拋面間進行變形,從而對天文信號進行收集和觀測。

        姜鵬的專業是結構力學,被委以重任,負責索網工程。索網工程是“中國天眼”反射面實現變位功能的核心部件,也是施工的技術難點。

        他告訴記者:“這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精度最高的索網結構,也是世界上第一個采用變位工作方式的索網體系,我們沒有任何經驗可借鑒。”

        工程啟動沒多久,團隊就遇到了一個大難關——索網疲勞問題。

        常見的斜拉橋上的鋼索,其強度大都是200兆帕、200萬次彎曲的。由于“中國天眼”的鋼索上要裝上反射面板,需要經常調換角度,不斷拉伸;望遠鏡,則至少需要應用30年。設計人員反復思考、計算后,提出需安裝強度為500兆帕、彎曲次數為200萬的鋼索。

        姜鵬記得,那時他們從市面上買了數十根鋼索進行實驗,卻沒有一根能滿足要求。“怎么辦?如果問題不解決,整個望遠鏡建設就得停滯。商討之后,我們決定進行一次大規模的鋼索疲勞性能實驗研究。”

        在南仁東指導下,姜鵬帶領團隊,開始了一場長達兩年的大規模鋼索疲勞實驗。他們日夜摸索、反復測試實驗,經歷近百次失敗后,終于研制出超高耐疲勞鋼索,成功支撐起“中國天眼”的“視網膜”。

        就這樣,憑借著執著與堅毅,姜鵬帶領團隊攻克一道又一道難關。

        2017年,“中國天眼”進入調試階段。望遠鏡建成后能不能用、好不好用,關鍵就看調試能否成功。

        口徑500米的“天眼”,在調試之初龐大又脆弱,牽一發而動全身,稍有閃失,就可能功虧一簣。那段日子,姜鵬的神經一直緊繃著,隨時都有各種意想不到的突發問題需要解決。向來“心理素質很好”的他體重開始直線下降,跌到了歷史低值。

        “這期間有太多難忘的瞬間。”回憶往昔,姜鵬很是感慨,“每當我迷茫的時候,都是團隊的成員們給我力量和幫助。在大家的努力和支持下,我們最終順利完成了調試任務。”

        2017年8月27日,“中國天眼”第一次實現了對特定目標的追蹤觀測,穩定地獲取了目標源射電信號。那一刻,大伙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了地。

        希望“中國天眼”產出更多科學成果

        從1994年選址到2016年正式建成,“中國天眼”團隊用了22年。

        “我們的青春很特別。”每每回憶起這段經歷,姜鵬不禁心潮澎湃。

        在外人看來,曾經身為南仁東助手的姜鵬一定是對南先生言聽計從的。但姜鵬卻告訴記者,為了建好“中國天眼”,他幾次“違抗”了南先生的意愿。

        其中一次,是關于“中國天眼”索網顏色的選擇。當時,南先生希望選擇白色。他覺得白色的索網結構會賦予工程一種融入自然的宏大和美感。姜鵬則認為,對于索網材質,加入任何顏色都會影響材質純度,進而影響索網的壽命。所以,他據理力爭,堅持將顏色定為材質的原色——黑色。

        “最終,南先生同意了我的意見。”姜鵬說,“南先生對工作要求嚴格,愿意傾聽大家的意見,只要你講得有道理,他就會接受,并且從不會把這些爭執放在心上。”

        這種品質也深深影響著姜鵬。如今,身為“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總工程師,他在做各種決定時既有自己的主見,也愿意傾聽和接受正確的意見、建議。

        “我非常重視個體,尊重每一個人。”姜鵬說,“只有保障好團隊里每個人的利益、充分發揮每個人的聰明才智,才會讓整個團隊具有更強大的凝聚力和戰斗力。”

        今年是姜鵬加入“中國天眼”團隊的第十三個年頭。在這期間,他與同伴們住過簡陋的活動板房,經歷過各種惡劣天氣,品嘗過無數次測試失敗——當然,也迎來了科學的花開。截至目前,基于“中國天眼”數據發表的高水平論文已有120余篇,所發現的脈沖星數量超過660顆,發現了迄今為止唯一一例持續活躍的重復快速射電暴。

        宇宙浩瀚、星河燦爛,“中國天眼”的征程才剛剛開始。說到未來,姜鵬表示:“希望‘中國天眼’產出更多的科學成果,為人類文明貢獻更多‘中國智慧’。”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日韩英一区不卡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