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sub>

      <address id="zvhhf"><listing id="zvhhf"></listing></address>
        <form id="zvhhf"><th id="zvhhf"><th id="zvhhf"></th></th></form>
        <form id="zvhhf"><th id="zvhhf"><progress id="zvhhf"></progress></th></form>
        ?
         
        作者:張楠 來源: 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6/27 9:07:18
        選擇字號:
        全力以“復”的科研加速度

         

        科研人員在進行電路板調試。上海技物所供圖

        ■本報記者 張楠

        停擺了近兩個月的天馬望遠鏡5月26日恢復了觀測,參加了歐洲VLBI網(EVN)聯測任務,獲得VLBI相關處理結果。

        中國科學院上海微系統與信息技術研究所新型傳感系統攻關“突擊隊”,為追趕因疫情等因素耽誤的進度,采取交替試驗方式,晚上和白天分撥開展外場試驗,順利完成了單體設備測試驗證、互換測試驗證和系統聯調驗證攻關任務。

        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多個科研團隊按下復工復產“重啟快進鍵”,及時解決某新型陶瓷基復合材料關鍵工藝問題,并完成相關構件研制;順利交付首批4臺(12只子模塊)強子量能器用塑料閃爍體陣列樣機、10萬余只GE公司PET用BGO晶體元件……

        隨著生產生活恢復正常秩序,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在滬16家研究所全面復工復研,全力以赴推進各類重點科研攻關任務進入“加速跑”模式。

        數小時后,復工

        中國科學院上海技術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上海技物所)的光機結構工程師盧曉明歸心似箭。5月31日24時剛過,他即驅車從上海嘉定趕回浦東的家中,50多公里的路程從未如此暢快而迫切。

        封控到來時,盧曉明與上海技物所低軌高靈敏紅外探測載荷團隊的同事“逆行”回所;回到家中,他抱著2歲的女兒兩個小時也沒舍得撒手。

        懷里的小人像個大人一樣問他:爸爸工作忙不忙?雖然頗感虧欠,但他回答孩子:忙是忙,科研任務耽誤不起。

        幾個小時后,他又準時“復工”,返回崗位。

        對這個團隊來說,全面復工似乎與封控期的狀態沒有太多不同。

        接到封控通知時,幾項國家重大科技任務已經到了沖刺階段。為保證科研進度,該團隊超過80%的人員選擇在工作崗位接受封控管理,分別有十多人留守在虹口和嘉定園區。兩個月來共享酸甜苦辣,使他們成為“一起吃過苦”的親密戰友。

        “復工”的消息讓團隊負責人、上海技物所黨委委員饒鵬心里打起了鼓。集體宿舍一般的工作生活,反倒提高了同事間的溝通效率,大家工作專心致志、心無旁騖。重回“人間煙火”,大家的科研效率會不會受影響?

        事實回答他,并不會。

        比如,電子學工程師黃茂潼依然會工作到凌晨一兩點,選擇在辦公室的行軍床甚至設備旁的睡袋中打個盹兒,工作和作息并沒有多大區別。一套設備需要送至無錫焊接,但物流還未完全暢通,于是饒鵬在下午5點下班后,親自駕車到無錫高速路段上一個約定好的服務區交接,返回家中時已經夜里11點多。3天后設備返還時,另一位同事如法炮制。

        自6月1日上海全面恢復全市正常生產生活秩序以來,該團隊已完成了2臺載荷正樣的交付,正積極參與整星試驗工作;同時該團隊正在緊鑼密鼓地為負責研制的多臺紅外探測載荷正樣集成測試做最后沖刺。

        自上海市第一批科研機構復工復產白名單發布以來,上海技物所先后組織5批次符合條件的職工返崗。截至5月底,在雙園區有近700名職工在崗保障型號項目、有380余名研究生潛心致學。

        擋不住的創新腳步

        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以下簡稱有機所)研究員楊軍課題組在停工一周左右后,被批準復工復研。但30多人的團隊分散在上海各個社區接受封控管理,職工召回是第一步要做的事。

        所里工作人員挨個兒給相關街道、居委會打電話,申請科研人員回崗。符合條件復工的,還要辦理一連串審批手續,完成周密的隔離、上崗流程,才能進入閉環管控。

        由于所在社區疫情較重,楊軍不符合復工條件。但想讓一個常年保持緊張工作節奏的研究人員一下子閑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

        這位居家隔離的有機所紀委委員、課題組組長,一邊每天為社區繪制新版防疫地圖、給小區鄰居科普防疫常識;一邊為已復工在崗的同事做統籌協調。

        但物資匱乏、物流不暢依然限制了科研條件。比如,一組測試必須如期完成,而樣品與測試設備卻分隔兩地。“好比要做一份煎雞蛋,現在‘蛋’在金山區的科研基地里靜靜等待,而‘鍋’在徐匯區的所址不能移動。”

        既然遙遙相望不能“相聚”,那就發展新的測試方法,且必須優于老方法——全面“復工”后還要將前后數據銜接,新數據得通過老方法的盲評,才算合格有效。

        科研保障說來簡單,在特殊情況下實踐起來卻像在崎嶇的山路間行走。金山基地除了樣品,只有紫外分光光度計和一個臺秤,測試條件“一下子回到百年前”。

        盡管如此,這個團隊還是憑借對樣品的全方位認知和對測試邏輯的精準掌控,僅用臺秤就重建了一套新的測試方法,并連做了35個批次的產品測試,實現了按期交付。由于操作簡單、可在樣品現場原位完成,大幅提升了檢測效率,現在這一方法已成為一線人員內控品質的常用方法。

        全面“復工”后,楊軍感到大家都自覺開始“追”時間,迅速進入“三班倒”的狀態。以前坐公共交通上下班的同事改為開車通勤,以盡快抵達崗位;研究生也一樣勁頭十足,很多人晚上10點多還在實驗室加班加點。

        “家里待久了,大家沒有感到疲憊,反而更加精神,一個個鉚足了勁兒。” 楊軍感慨,“科學院人不就是這樣嗎?在科研工作面前,不是‘要我做’,而是‘我要做’。”

        5月以來,有機所為國家多個重點型號的有機材料研制和生產啟動復工復產,在上海市政府和上海碳谷綠灣產業園的大力支持下,細化復工復產工作方案??蒲腥藛T舍“小家”為“大家”,前往科研生產陣地,快速有序地沖上國家重大戰略科研生產任務“前線”。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也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系統單位以心系“國家事”、肩扛“國家責”的使命擔當,以共克時艱、只爭朝夕的精神面貌,加快推動科研一線復工復產復研,平穩有序地推進復工復研復學各項工作,攻關不停,成果頻出。

        他們克服重重困難,從家里走出來、從社區志愿者轉為奔向崗位的“逆行者”“趕早人”,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書寫著不平凡的故事。

        《中國科學報》 (2022-06-27 第1版 要聞)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江門中微子實驗探測器主結構安裝完成 這種導電聚合物可讓光線扭曲
        塔里木盆地順北油氣田再獲“千噸井” 人工智能發現100萬年前人類用火的證據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日韩英一区不卡中文在线